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超越 >

杨超越拯救独立游戏?不是奇谈还有更奇葩的续命大招_百科TA说

发布时间:2019-08-26 18:1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最可悲的是,很多独立游戏的忠实玩家,根本不知道他们投入时间和精力的哪款游戏,可能根本就是个盗版。”独立游戏制作人赵严颇有些悲愤的说完,狠狠的喝了一大口咖啡。

  在赵严小小的工作室里,他和另外两个伙伴已经为一款像素风的西游游戏,打拼了大半年,“等游戏做好到Steam上发布后,我一定要用盗版用户占比五成来做自己的主打宣传。”

  较之传统的商业大作而言,独立游戏或许是一个人开发,也可能是一个工作室推动,此外也有大厂做得相对小成本作品。

  小众化、成本低、体量小、玩法独特、艺术追求高、偏向于单机……或许才是玩家心中独立游戏的基本内核。

  据伽马数据在2018年11月发布的《2018年独立游戏发展状况报告》预测,2018年独立游戏用户数量将达到2亿,仅Steam平立游戏数量就将突破1万款,市场规模将达到2.1亿。

  业内曾有过统计,仅就Windows系统来说,当《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的销量达到30万时,它已有大约40万的盗版用户;而《中国式家长》的玩家中有40%疑似使用盗版。

  “还有更奇葩的。”游戏业内人士易禹洲称:有的独立游戏还没在Steam上架,盗版就已经先行抢注,甚至还推出了移动版。

  彼时,一款名为《蛇形武装》的独立游戏开发者对媒体控诉称,某公司盗用其公开的源码,提前在Steam上架了该游戏的商店页面,并开启预售。

  最耐人寻味的是,疑似盗版者还给游戏加上音乐,并专门制作了一个iOS版本,连手游改编业务也“抢注”了。

  类似这样的事,在赵严看来并不稀奇:“我认识的一些独立游戏制作人,刚刚在GooglePlay之类的平台上发布了测试版的游戏,国内各个应用商店里就立刻充斥着无限金币版、无限钻石之类的破解版,让人见怪不怪。”

  专门针对独立游戏进行数据抓包,已经成为了一个高效反应的“生产线”,这成为了易禹洲、赵严等游戏人的共识。

  和国产影视一样,目前国内主流的下载站点、应用以及分发渠道,都墨守了不盗版国产游戏的潜规则。

  许多小规模应用(软件)分发平台、某些隐蔽性强的淘宝或闲鱼小店、以及个别公众号、微信群里,则无此顾忌。

  “现在这类应用分发做得非常垂直和小众,甚至只供应极少数人群。”作为一个资深游戏迷,赵严自己就曾经接触过这类服务:应用是朋友推送来的,不知来处;手机装上后,需要推荐码,还要注册会员……但最新的游戏总能第一时间到手,颇让我这个没啥钱的玩家感觉过瘾。

  赵严并不讳言自己当时得到的都是盗版的独立游戏游戏。“除了省钱,还快,尤其是一些独立游戏,大站上根本不会上,有钱也买不到。”

  在多个报道里都有披露,这类平台真是靠破解游戏吸引流量,从而为其广告营收提供可能。

  “他们本身并不从盗版上直接赚钱,付费独立游戏免费‘赠’才是此类盗版的卖点。”赵严称:甚至于盗版者还会贴心的把原本游戏里的植入广告给删去,做成洁版,发布出来。当然,这对本小利薄的独立游戏来说,就是一种新的伤害了。

  赵严用光荣公司的大作《三国志13:威力加强版》举例:正版的很容易卡顿和闪退,反而被重新优化过的盗版就无此问题。此外还有汉化服务的缘由。这些都是盗版存在的土壤,不能简单用“便宜”二字概括。

  从事版权研究的高校教师孙昭其则表示,由于缺乏必要的备案,此类平台很难查处。

  该类平台还特别喜欢运用“避风港原则”。对于找上门来的版权方,都是以“用户上传”的名义搪塞。“

  可往往找遍他们的界面,都找不到第三方可以自行上传的入口,真是可笑。”孙昭其一语中的:我侧面了解过,这些平台大多是通过抓包技术自动获取,再由程序员进行解包,再上传到自家平台上。

  亦有独立游戏制作者披露,在这些分发渠道上,正版和盗版混杂,由于分工的不同,就连平台的编辑自己,都不知道哪款是盗版,除非事主找上门来。

  结果,另一个独立游戏怪现象呼之欲出:许多独立游戏玩家,可能浑然不觉的就下载了个盗版,并当做正版游戏在玩。

  即使对于大厂来说,面对盗版,也往往表现的较为无力。何况力量微薄的独立游戏制作者。

  这款售价近4百的游戏,在发售当天下午就被成功破解。而卡普空除了声讨,别无他法。

  在被盗版之后,一些不甘心的独立游戏制作者也做过尝试,但结果除了无果外,还可能会遇见奇葩。

  只有2名创作者的爆款独立游戏《军团战棋》在要求某下载站点删除盗版时,曾遭遇到“证明你是你的”窘境。

  无论是PC版还是移动端,热门独立游戏《三国志:汉末霸业》总是被当天破解,创作者被已付费玩家质问:能退款吗,我想玩盗版。

  在他们看来,被盗版恰恰是一种热度的体现,尤其对于小众垂直的独立游戏来说,更容易吸引更多的人关注和体验。

  “所谓盗版,已经成为了部分独立游戏的宣发手段。”易禹洲称:尤其是独立游戏自身缺乏大厂的那种宣发造势能力,被盗版就成为了他们能选择的不多的几种营销套路。

  但也并不仅限于宣发,一些游戏制作人在面对盗版时,也开始剑走偏锋走脑洞路线,这一点国外的游戏工作室特别擅长。

  一款2015年发售的国外游戏《Lethis:进步之路》的就推出了一个任务成就——“我是海盗”。

  如果盗版用户在购买了正版游戏后,可以在电脑中保留该游戏的盗版,一旦被Steam给检测出来,就能获得该成就。

  换言之,对于部分有成就强迫症的资深玩家来说,为了一个新颖的成就而购买正版,未必不可能。

  比如一款名为《Arkham Asylum》的游戏,玩家如果使用盗版,则遇到的敌人都会变得傻傻的,直接游戏难度调低而失去体验感。

  《游戏开发大亨》则自己放了一个版本在资源站中,玩家如果玩这款“官方盗版”,则会在游戏过程看到提示:由于大家都在玩盗版,让游戏卖不出去了……

  2018年11月,《ICEY》发行商心动网络对外宣布,根据法院一审判决内容,持续整整一年的《ICEY》盗版维权案胜诉,盗版方需赔偿给心动方面100万余元,并且盗版平台承诺以后不再涉足侵犯心动版权的任何行为。

  该发行商还特意晒出了详细的维权实录,“希望以后的开发者面对盗版方时,不再仅仅只有一条道德谴责方案可用。”

  甚至近来流传出一句笑谈“杨超越拯救独立游戏”,其缘起则是今年由杨超越粉丝组织的“超越杯”编程大赛中,各种以杨超越为主题的独立游戏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游戏的质量好坏尚不足论,但对于独立游戏来说,这种粉丝情怀除了能防盗版外,还可以扩大更多的受众认知。

  对于依然小众的独立游戏来说,或许这是宣传“被盗版”之外,又一种可能的求生路径……

http://kingyalove.com/chaoyue/40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