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车船 >

为什么会有“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这一说法?

发布时间:2019-08-09 07:0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二次修改完成至车的部分,感觉略有些岔题,望海涵2016.12.27)

  关于原句,这是我个人的一点理解,未必绝对,如无兴趣可跳至下方阅读正文。

  “车船店脚牙”流传的更为广泛,但在我个人理解中,自古以来舟多船少,引证一些证据:

  侧证一:成语多见舟车劳顿、舟车楫马、 车击舟连、舟车之利,少见车载船装。

  史记不会无端骂人,现在各地含有子字的词汇也有很多,比如黄子小孬子等等。在北京词汇中,常见如混子戏子二流子,不常见如僚子花子嘎杂子,都是蔑称。便如今日中性的京片子,也有贬义的渊源传承。

  侧证三:《史记》误我,司马迁害我,我真的想不起有比这个舟更具代表性的车匪路霸了。

  司马迁·《史记·卷五十六·陈丞相世家第二十六》渡河,船人见其美丈夫独行,疑其亡将,要中当有金玉宝器,目之,欲杀平。平恐,乃解衣裸而佐刺船。船人知其无有,乃止。

  不过无论怎么说,大抵上车船这两种职业没发生变化,所以这仅仅是我个人坚持而已,于私心上这“舟车店脚牙”我念的更顺口些。

  【舟】排在第一已说明原因。建国前,船夫涉及的分类以渔渡客商这四种最为常见,渔渡的恶劣在《水浒传》第三十六回及六十四回都有提到,仅摘取一段:

  那梢公睁着眼,道:“老爷和你耍甚鸟!若还要板刀面时,俺有一把泼风也似快刀在这板底下。我不消三刀五刀,我只一刀一个,都剁你三个人下水去!你若要馄饨时,你三个快脱了衣裳,都赤条条地跳下江里自死!”

  六十四回中敢丢张顺的无名梢公(现多用艄字)也秉承了之前船火儿的优良传统,既要谋财也要害命,因此渔渡可谓当之无愧的第一。此外,旧时在大型城市中往来的商客船舶,收费也多有不准甚至屡见贪墨自盗。其他如事前谈妥价钱,交付定金后,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半路弃客而去的行为,我想不止现在的舟船车马,连飞机都干过这种事,比如

  至于将抱病的客商丢弃在码头后扬帆而去,或是偷漏些行李自用的事情,在清代案例中屡见不鲜,我摘抄几段。

  案一:检查嘉庆二十三年陕西省咨郝幅彦将铺主交还银两携藏,假装被抢一案……略……

  ……谢景安不见吴宜人回船……起意拐逃……开船潜回。谢凤山即被访获,谢景安闻拿投首。……吴宜人洋银衣箱存伊船内,并非托其携带……不得谓之乘便取去,自

  此两案大意是说,一个陕西叫郝幅彦的中介,把铺主交给雇主的钱窝藏了一部分假装被抢。因为这种案子比较少(被发现),所以量刑上只能比照店家船户倒卖客人货物从轻处罚。另一个叫谢凤山的船主把客商吴仪人用来进货的六百大洋就那么拉走了,而后被捕,判以常例量刑。

  其他案件还有,甚至有船主拐带妇女的、帮私奔男女出逃的等等。这些案件的船主都是自有船只,与漕帮并无干系。所以如京杭大运河这种地方,因为漕运发达漕帮驻扎,少有类似案件发生。

  (注:上述两个案子均出自《刑案汇览》,网上有见PDF。之后大抵多以此举例。)

  【车】在这里泛指俗称的大车。虽然旧时京城一代多有马驴骡冰、敞篷鞍房等多种畜力车辆的区别,但最常见于往来地方交通的,还是大车小车,也就是敞车篷车。

  旧时候没有安保,捕快衙役也少有出城,京师城区为防盗匪曾广建栅栏1916座,大栅栏最大所以出了名。京师尚且如此,这各地外出出行的安危由此可见一斑。说到保安,镖行护送费用绝非单人客商可以承受,便是京官致仕,若无恩赐自聘,那也只是一行几辆各色马车(注1:见图)。所以这单人客商,除了和过往商队搭伙行路以外,就只有依靠城市间往来的大车保证交通。

  《曾国藩家书》琐碎甚多,记注详细,曾言京官看病每次车马所耗千两百文,而当时他老家湘乡米价不过每石千文。因此曾国藩成为从二品的翰林院侍讲后才始见养车,因为“

  曾氏的车是较为讲究的篷车房车,可参考山西灵石王家大院的那辆残骸。可无论什么车这每年成本花销便如今日汽油,大头还是在这骡马草料上。试想下价格低廉的敞车,一如今日合租,多少人才能受得起这一千二百文?所以无论它叫敞车、板车还是大车,都改不了它像金杯的事实。也一如现在的黑出租、黑中巴,不仅单位要挂靠,更要客满才出车。这么说吧,一辆敞车如果上篷大抵能坐三四个人的话,那决计是要下了篷塞上老少妇孺五六七八个人,他车把式宁可在一旁推车赶路,也不乐意占个能赚钱的座位(注2:见图)。上路后这车上两两厢中篷中对坐。好车双马(也有驴骡混搭),次些的单马甚至用牛。正因为超载的很夸张,所以若是遇到上坡路太长太陡,客商们还得下来步行或是推车……

  (图2:畜力车的超载后果,驴体重常见300公斤,正常载重近400公斤。而马最多载货一吨。)

  (略显逾制的大鞍篷车,敞车会长出约车体的一半左右,今日民间或可偶见,车尾能磨地。)

  可问题不止这点。因为车资常见千文起,所以穷人必然要搭伙拼车,等待的途中因为这穷人的身份,自然也住不起客栈,只能住客店、车店或车行附带的大通铺。现在咱宾馆里临时拼个双人间都还有风险会丢财物呢(亲历),何况那时人来人往,一条数米长的大土炕头从左至右互相挨着。时时刻刻这自己的东西都得盯紧喽。前脚掀帘子出去,后脚就有人拆你包袱。

  再一个就是路上如若遇到强人拦路,清代以前如何我不好肯定,因为我挺孤陋寡闻的。但在民国时传下来的老见闻(河北承德某地老人口述)中,说到某地车夫一般选择有二,一是卸了骡马自行骑着逃走,二是原地抱头蹲下,掌鞭竖立表明身份。那时盗匪谋财较多,害命较少,加之许多都是山贼(京师一带统称马贼/马匪),个别有骡马的匪徒也看不上车夫那个破骡破驮马(常年超载劳累已经废掉了),所以车把式大抵上不会受到什么人身伤害。(注:说得有些耸人听闻,民国以前地方往来并不常态,几十公里的路程就已很少见,“去过省城”是很多老一辈人津津乐道的事情。即便京张二地的行走于民间个人也很少见。)

  至于还有一些车夫,可能是土匪在车行里的底细,也可能与土匪互通有无沾亲带故。所以会有看准了油水的情况下,专挑那人迹罕至偏僻无人的小路驾车,将客商拉去送与匪盗,赚一些抽头花销。这一点在民国时期最为夸张,我看过一篇探讨性文章讲述的是广东一地盗匪与地方社会勾结后的种种听闻,那时不止各色行业,连民团部队也会涉足其中。尤为甚者,便是地方军阀或将领士兵的滋扰地方了。但那些就是大土匪了,比如孙美瑶、刘黑七、杜立三等。

  (注:此类巨寇匪患多见当时家书,著名如任芝铭家信等,今日已成民间史料,另有苏辽撰写的《民国匪祸录》可见。)

  知乎链接-张晓菌答案:民国政府到底腐败到什么程度? - 历史 - 知乎

  腾讯新闻-任芝铭家书部分摘选:民国家书多土匪:以革命的名义无恶不作_新闻_腾讯网

  上述提及了当时各地匪患的严重性,但直隶地区(含北京)在清末时期还是比较太平的,因为有个剿匪专家叫谢宝胜。可在此后,老匪患如葛二秃子、徐黑等响马(我记得名字的)就开始猖獗起来,于京师山东等地往来如风,所以京西京南轮不到本地马贼猖獗,剩下可做文章的唯有京北京东。

  以北京为例,旧时入北京有三条旱路(这图实在不太好做,放弃了),一条喀喇沁旗转承德到密云(古北口长城),过往行商民国时期逐渐减少。另两条则是从张北入张家口后,一则自延庆东的永宁镇转四海镇下密云路(二道关长城),二则八达岭的之字形京张铁路。但是八达岭京张铁路历史很短,1905年那会光绪爷都已经快翘辫子了(1908年),所以实际上只有古北口和二道关是比较常见的路。而十三陵我唯一记得的就是个老君堂一线,可这在民国前是要避开的,加之清时进城入门有规矩,所以天然的倾向就是往九渡河镇那边走……(传闻李自成走的小路就在这老君堂一带)。

  而那时作为重中之重的密云,无论是走承德还是走四海镇,都有许多山路岔口,非老把式才不易迷路(现在的卫星地图不稀罕了,不怕眼花请自查)。虽然京师附近不会出现很夸张的土贼,但三五成群十数个的还是有的,事后往山上一窜,任谁也不会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又从哪儿来。待过几个月后,再去山上把货取出来后,在四海镇倒手一卖,很是方便(与下述龙关小股匪患同理)。

  不过比较而言,还是张北的小股马匪(杆子)闹得比较凶,所以旧时候在京张开线以前,很多草原的行商宁可绕道自漕运入境后,走喀喇沁旗(巴林右旗)入锡林郭勒后再分道南北,上去呼伦贝尔、乌兰巴托乃至大兴安岭,下去呼和浩特、巴彦淖尔这些地方。

  后来民国设察哈尔省后,张家口成了省会,加之八达岭有了铁路,十三陵有了官道,所以张家口才兴盛了起来,大批的客商会在张家口出关换骆驼,进关换驴骡的这么走。生意人口逐渐富足后,外带奉系军阀高维岳坐镇张市(大境门长城题字大好河山),所以自延庆至张家口这一线主路上的匪患才渐渐的消失,改为张北和周边县城的马匪独领风骚了,当时有句话形容民国时期的张北匪患,说“无地不有匪踪,无日不有匪警,无人不受匪害”(张家口市志或某老区区志上提及),这其中最为知名的应该是王氏大美二美兄弟,以及在怀安/万全/张北一代流窜成寇的老汉奸张文贵,还有赤城龙关一带的各路小贼。不过最出名的应该就是坝上七十二杆子(匪)的说法。

  岔题了……在抗战时期,白乙化建立的丰滦密根据地(丰宁/滦平/密云)就在这一段,由此可见这附近的山势多么适合于小型部队的藏身了。(白乙化烈士纪念馆在今日白河大桥附近,风景不错可去一观。)

  【店】在当今看来或者会因为饭馆泼顾客热水的服务员让人联想到店小二,认为这店说的是这些人见钱眼开、转风使舵或嘴上没门,毕竟电视剧也经常这么演。可到建国初期为止,我国各类店铺都仍还遗留着学徒工的说法,甚至现在一度死灰复燃(注1)。

  这些学徒工或店小二大多需顾忌店家不能肆意妄为,否则一句话传扬开影响了生意,轻被开除重则被打的铁定是他们(注2)。所以这店,只能是说各种店家。

  比如单口相声《吃饺子》,轻巧嬉笑着说出了店老板的‘心狠不可怜穷人’,虽然现在个人财产神圣不容侵犯,可在当时如马三立一般民国生涯中忍饥挨饿的并非少数(注3),甚至于可能有些店家是坐看路旁饿殍不断的。以民国上海为例,《三毛流浪记》所述悲苦其实还有待加强,在有段时间内,上海催生了一个很特殊的‘捡尸’职业,他们会骑着三轮车在清晨沿着大街小巷行进,而这种捡尸在更早的时间里是由更夫和夜香郎负责的。(注4 链接内图片可能引发严重不适。)

  岔题了,先道个歉。但上述两点都说明了至民国为止,很多店家的人上人心态从何而来。除去如孙二娘一般打着‘劫富济贫’旗号实则因‘人有我无’而专营谋杀的特殊黑店外,最常见的便是店家盗卖客商财货的见载(注5)。更有甚者,勿论过往客商病患与否,只要囊中羞涩,便会被店家驱赶街上,将行李翻检自用甚至抵至当铺以充宿金,而官府也无法责罚(古时小说如隋唐演义/水浒等多有描述)。除非情节恶劣到了枉顾人命的地步,甚至重病将死者,会被店家抬至荒郊,这时如若被人揭发,那店家才会吃上人命官司(注6)。

  而且旧时行旅不易,交通往来在很多地区不甚便利,偶有一两家草店,可这溢价却实数周瑜打黄盖,没得责罚。更甚至如武松那十五碗酒,很可能是被那不止放了多久的酱牛肉咸齁到了……

  不过如今这天价鱼、天价虾一类的事件经由网络反应,能得到很好地解决。只是这旅游景点报备的价目明细,也一如旧时般仍让人不清不楚。便如数年前华山天价饭,网络上各处声讨,虽然被澄清的原因是连根黄瓜都需要挑夫背上去,可这挑夫收益被曝光后大家就都尴尬起来了(注7)。

  注2:清薛允升著《读例存疑·卷十》殴受业师-巻首部分:如因弟子违犯教令,以理殴责致死者,儒师照殴死期亲卑幼律,杖一百、徒三年。僧、尼、道士、、女冠及匠役人等,照尊长殴死大功卑幼律,拟绞监候。如殴伤弟子,各按殴伤期亲卑幼、大功卑幼本律问拟。若因奸盗别情谋杀弟子者,无论已伤、未伤、已杀、未杀,悉照凡人分别定拟。其有挟嫌逞凶,故杀弟子及殴杀内执持金刃凶器、非理札殴至死者,亦同凡论。

  店家李洪顺行窃商民王运赞等银两逾贯, 照例拟绞加枷一案…略…此案店家李洪顺行窃商民王运赞等贩卖绵花银两,计赃三百四十二两零。该省将该犯照寻常窃盗, 计赃一百二十两以上, 拟以绞候, 与例相符。至所称该犯系店家行窃商民,仍照捕役行窃例加枷号两个月, 实属错误, 应即更正。

  大意:四川某处店家李洪顺盗窃商贩王运赞贩卖棉花的银钱三百四十二两,该省以寻常盗窃超过一百二十两判店家绞的处罚正确,但按一百二十两以下的小偷小摸先枷店家俩月错误(许是因为不人道?),特别注明这一案(所以不特别的案子又会有多少?)。

  李中林向开歇店营生, 因住客杜治邦病剧, 虑恐在店病毙受累, 即将杜治邦赤身抬放野地, 以致杜治邦因病受冻身死。第杜治邦身穿衣服系自行脱去, 并非该犯故屏, 且病已垂危, 亦非专因受冻身死。将李中林依屏去人服食致死拟绞律量减一等, 杖一百, 流三千里。

  大意:歇店即简陋客栈,常见于乡野村镇。此案中店家担心重病住客杜治邦横死,将其扒光了扔到野地里导致住客冻死,但据供词所述,住客自知垂危,自行脱去衣物,因而冻死不是主因,所以绞刑减一等,杖一百流放三千里。

  去年10月,澎湃新闻和央视新闻曾报道,华山著名的独臂挑夫何天武,14年每天负重100多斤往山上送货。背一百斤货物上山,本来只有55元。“其他老伙计照顾我,多给我分了5元。”何天武说,一斤货只挣6毛,一个月只挣得到两千多元。

  华山挑夫李师傅告诉记者,现在,华山上的挑夫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每天很累,但是挣不到多少钱。”李师傅说,如今,愿意做挑夫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如果挑夫能多分点,我也愿意给,但是大部分到了其他人手里。”黄先生算了一笔账,一碗15元的米饭如果有2两重,那么最后到挑夫手里的钱不到2角。

  可能有人看完店家这段后会质疑今古不一,不可同日而语。但事实就是,一如今日发廊足疗内暗娼滋生的现状一般,旧时也有这样的案例记载,而且比较多见。惟独在于建国之前允许女性卖春,甚至于可以嫁卖妻女或窝娼家中(半掩门),那说女性就没意思啦,值得说的是非法地男子卖奸,也就是旧称像姑的存在。(以下均摘自《刑案汇览三编》)

  案情:李常开设剃头铺, 雇李顺儿作伙。嗣李顺儿被人, 将所得钱文分给。

  案情: 陈大、王玉兴各自开设剃头软棚, 先将学徒铺伙自行, 复令其卖奸, 分使钱文。

  【脚】夫是个苦活计,现在像四川的棒棒,各地的小工,赚的真心都是卖命钱,但其价格多少是说的过去了。

  但旧时后的脚夫,不是说在港口码头上装卸货物那群伙计,那种苦力虽然也苦,但一般不会欺压过往的单人客商,有组织有规矩。唯有长路行程中,或者是雇佣的抗货者,或者是自备驴骡的那种脚夫,才是真正该杀的存在,就像《堂吉诃德》里的桑丘那样。

  碰上胆大心野的脚夫,你前脚走着,后脚他趁你稍不注意,扭头就会拉货逃走。古时无有纸钞,旧时也多用银元。大抵长路行走时,所用银钱甚多,只能人抗马拉,但一般谁会自己备着几匹骡马呢?所以……

  这种脚夫往往还是杀人越货的客串好手,所以稍大户些的人家,都会自备家仆,与主人同行。我国著名的地理学家徐霞客,他就曾被脚夫坑过。

  【牙】字本是伢字,取的是红口白牙一张嘴,上下翻飞两厢说的缘故。这类人在现在被称为中介,就像现在的中介一样,十分过分,往往原价四五的东西,譬如院落房屋,他能抬高到七八乃至九十之多,以现在来说,北京一套房子原价若是三百万,那么到了他们手里,至少也要卖个三百三十以上,然后回来还要与户主再抽头算钱,可谓是两面吃,两厢说啊。

  所以说这伢子该杀,绝无虚言。因为在旧时后,这伢子们所卖的,可不只是百货房屋,也有人口男女啊。

  另外,像水浒传中提到张顺是一个鱼伢子,这种伢子的作用,主要是高买低卖欺行霸市。而这种情况,到我国八九十年代仍有见报。所以不了解伢子行当的人,可能会误认为张横更坏,但实际上最可怕的却是张顺。

  衙役在以前经常被人误解,认为是同旧社会时候的黑狗子(警察)一样,无恶不作,但实际上,每个衙门的衙役,就是包括钱粮牢头,捕快文书,门子仵作等等在内,都属于贱户,是要代代传承的。这类人基本上稍有点头脸的人物就可以欺辱,而他们也大抵受一方父母的影响,否则身为贱户,又断了营生,除了举家迁移就别无他法了。

  衙取衙门,役却是取劳役之字,这种人家,自明代以后,就是平日里也不会有良善人家与其通婚相交,唯有在城内一些犄角旮栏的地方自行落户,代代相生。

  不过说他们可恶,却大抵源于他们身为贱役却手握一定权力,可以在规则范畴内肆无忌惮的缘故吧,毕竟像一些半掩门和街上卖艺行乞的,都会受到他们的欺凌。但就像旧时杀猪的屠户不愁肉吃,盖房的木瓦工能为首领的缘故一样,能力在那儿摆着,旁人也只能是羡慕嫉妒外加愤恨罢了。

  另外,因为都是在这一行当之中,所以相互间一是可以互相代位顶职,替人引荐,二却是因为他们不能自由行商,无有田地,所以如果一家子生的孩子太多了,那基本上除了做混混等空职以外,就只能做一些秘不见人的掮客了,最有出息的也无非就是在大户人家做个幕僚师爷什么的,钻钻法律漏洞。

  听一老北京讲了其中的故事,感觉妙趣横生,拿来分享。“车”是指“扯”,用老北京话讲就是“扯呼事儿”的人。譬如,两个人相约河边打架,打着打着俩人都打累了停了下来,在一旁扯呼事儿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开始叫嚷:嘿,打怂了!怂什么,接着打呀,谁怂谁是孙子!打架的俩人被窜到的也鼓了劲儿,一股热血上脑,其中一个就把另一个打死了。官役来了抓了打架的人,扯呼事儿的人一点罪也没有,是不是无罪也该杀。“船”是指“传”,说白了就是传闲话的。又譬如,一天俩老太太出门,张老太太对李老太太小声嘀咕:呦,听说隔壁王家闺女喜欢白家二小子,您可不知道,这白家二小子是个兔爷!你说这王家闺女害臊不害臊呀! 这三传两传,就传到王家白家耳朵里,家里拒绝二人婚事,闹得最后白家二小子跳河自尽,王家闺女上吊自尽。这传闲话的是不是无罪也该杀。“店脚牙”也有入木三分的刻画,在这就先不讲了。

  牙,指的就是各种中介,鱼牙、人牙等等,从客户和厂商中间盘剥一手,客户多付钱,厂商去层皮,能不招人恨吗?

  至于前面有答主说的牙有个意思指衙役,那个有另外称呼,胥、吏或统称做公的,和上述五种不在一个序列里面

  所谓“添春典当,阎王不逛”,几乎所有老年间的民间文艺形式里,都充斥着大量讽刺、咒骂当铺的内容。

  老北京人有言:“宁睡暗门子,不近顶台子”,所谓顶台子,就是指当铺迎客的接柜。

  解放后清理“封建糟粕行当”,连封妓院都有人说怪话,称“着急忙慌给当兵的找媳妇儿”。

  但清理、管制当铺,却基本没有异见声音,甚至还不断有人问“为何不直接查封”……

  车即车夫等陆上交通运输业从业者;船即船夫等水上交通运输业从业者;店即旅店,指旅店行业从业者;脚即脚夫,指靠人力给客户“同城快递”的行业,牙指的是牙齿,即中间人、媒婆甚至人贩子等靠嘴巴吃饭的职业。

  古代车夫和船夫多半都有黑社会背景,陆上交通从业者,直到目前为主,物流公司,也就是以前的运输公司,多半还有黑社会背景,或者说,是转型中的黑社会,在七八十年代,以抢劫、杀人、敲诈勒索等简单粗暴的形式直接掠夺钱财,完成原始财富积累后,在九十年代开始以往往以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身份出现,以合法公司的外衣,行垄断、非法控制某些行业(包括非法行业)之实,可能潜藏色情、赌博、毒品等高利润违法行为的娱乐业,以及餐饮、运输和建筑业。在这些人口密集、进入门槛低,但同时存在激烈竞争的领域里,很多涉黑团伙,就是靠一刀一枪杀出来的市场,要么干掉别人,要么或者保护自己不被别人干掉。

  如在重庆2009年“打黑”中倒下的“黑老大”之一——黎强,曾控制当地的民营“7字头”公交,这个系统的公交车被报道无论上路还是靠站都违章,在与国有公交对抗的过程中,曾有人将国有公交车轮胎的气都放了,造成交通堵塞。直到后来重庆市政府被迫在民怨中将其收编,媒体披露,该公司当时“与政府谈判的态度非常强硬”。

  而水路则有著名的青帮,又称清帮、安清帮。早先原是清代漕运水手中的一种行会性秘密结社。因徒众昔皆以漕运为业,故称粮船帮。大江南北,入帮者颇众。主要分布为浙、赣、苏、皖、鲁、豫等中东部省份,佼佼者为叱咤上海滩的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三个流氓大亨。还有拜上海青帮大亨黄金荣为师的“蒋志清”。

  而当时的中西部则流行哥老会,最初也是由川江上的穷苦水手、纤夫加入啯噜以后,由于受到当局的查拿,便沿川江顺流而下,来到湖北、湖南、贵州、江西等省。由于与沿途各地秘密结社组织的接触,逐渐从移民的武装集团向秘密会党转化,而逐渐发展为哥老会,在四川又称为“袍哥”,在长江中下游则称为“红帮”,很多影视剧里提到青帮红帮,青帮就是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他们的帮派,红帮就是哥老会(袍哥组织)

  当时还有和青帮、红帮(哥老会)齐名的,就是盘踞在华南地区,据说前身是天地会的洪门,也就是陈近南的那个天地会,后来由黑社会组织完成华丽转身成为致公党的洪门。司徒美登也在开国大典时,站在毛主席身边,可见政治地位之高。。而天地会的成员,最初多为农民或由破产农民转化而成的小手工业者、小商贩 、水陆交通沿线的运输工人及其他没有固定职业的江湖流浪者。也是有很大成分就是水陆运输行业的。

  而在《水浒传》里,船夫张横载着宋江到了江心,就面露凶色:“是要吃板刀面还是要吃混沌?”,“若还要吃板刀面时,俺有一把泼风也似快刀在这船板底下,我不消三刀五刀,我只一刀一个,都剁你三个人下水去;你若要吃馄饨时,你三个快脱了衣裳,都赤条条地跳下江里自死。”当场吓得“宋江和那两个公人抱做一块”。活脱脱一个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形象跃于纸上。若不是混江龙李俊(以前是扬子江艄公)相救,宋江也差点被下了馄饨。

  至于旅馆就不用多说了,《水浒传》里的孙二娘、《龙门客栈》里的金镶玉等等,很多旅馆都是见财起意,杀人越货的黑店,而且人死了还不算,还要剁碎了做成人肉包子。

  脚夫,原本脚夫是低贱的行业,靠卖苦力生活,但是也拉帮结派,而且脚夫主要是为客人担运细软行李货物,若是客人落单,轻则半路涨钱,否则就以遗弃为要挟。有的甚至走到偏僻之路,就通知同伙埋伏杀人劫货,也是不好惹的主。电影《师父》里宋洋扮演的一开始就是一个脚夫,也是泼皮无赖,一开始就对妖娆多姿的师娘想入非非,还尾行……而他们脚夫明显也是一个有组织的帮派,后来还试图为宋洋报仇。

  牙就是中间人或者媒婆之类靠嘴巴(伶牙俐齿)的行业,中间人要么吃了上家吃下家,要么吃差价,要么巧舌如簧,把狗屎吹成黄金。媒婆则可能为了赚介绍费,故意隐瞒身体缺陷,或者其他缺点,结了婚才后悔。而中间人中,更有人牙子,即人贩子,偷小孩、拐骗妇女、逼良为倡什么缺德事都干得出来。甚至有的还引发命案。确实全杀光也没几个冤枉的。

  这里面所说的车船店呀呀,从博弈论的角度来说,他跟大部分乘客,或者服务的对象,都是单次博弈。单次博弈是最典型的赢家通吃,零和博弈,他说要赚取的利润就直接来自于对面服务对象的损失。

  有一个典型的例子啊,就是泰山上卖牛拉面的那位,他并不考虑回头客的事情,拉面没里面没有牛肉,说自己姓牛,所以叫牛拉面,然后放了一句话,全中国那么多人一人来我这吃完牛了,吃碗拉面,我都赚不过来了。

  有朋友用现代的职业,来代替这个古代的这个车船店脚牙,这个本身是没错的,但是那古代人和现代人的生活方式有所不同,就是在古代那种相对封闭的社会,大家基本上,很少出门儿,也很少在外就餐的情况下呢,嗯你去理解这个职业的差别是比较困难的。

  嗯,比如车行,嗯,就是传统的交通行业吧,我们一般的出门比较多,但是古人呢很少去出门远行。再比如那个店,我们一般的经常出去吃饭,所以店面会有所谓的回头客呀这样子情况,即便这样,我们仍然需要大众点评这样的口碑分享来制约商家的短视行为。

  所以能简单来说就是车船店脚牙无非是,古代经济社会当中比较典型的一种,短期行为爆发的行业,也是提醒这个作为的消费者,需要注意和小心的行业。

  贩夫走卒,无赖泼皮,本身就靠作恶讨生活。在日本就是靠打零工生活的loser。被农业社会的主流群体鄙视。

  you can checkout any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听修车行里的师傅说过这句话,意思大概是这些行业里的人都比较坏。跑长途的师傅你接触过吗?十个有九个半是蜂窝煤似的心—全是算计人的心眼。究其原因,其实这几个行业社会地位都不高,社会、自我两方面定位都随之偏低,加上工作中有不少脏活累活,真的去干个几年的话,会催生人的报复社会心理,并且这几个行业里面还算是有些技术含量的,存在蒙骗外行的空间,使得暗箱操作成为可能。所以,车船店脚牙这些行业都是容易考验人性,教人变坏的行业,而人又往往经不住考验,所以这些行业的人经常会让不少和他们打交道的外行人吃点亏、上点当,利益受损的人们都有这类共识,这句话才形成了吧

  无罪当然不该杀,但此处的无罪并非是真的无罪,而是找不到确凿的罪证,无法定罪。

  就像曾经有人说的,人民大会堂里坐的代表,每个拉出去枪毙两回,都没有冤枉的。

  研究明清基层案件的学者柏桦那里有过另一种说法:艄皂店脚牙——艄即艄公,同“船”;皂指皂吏。我想这个说法应该比车船店脚牙更早。比如少了的车——广泛用于载客营运比起船来说晚的多,早先的车多是私家或商用军用,那样的车夫显然比“出租车夫”要本分。至于皂,水浒里描写的无数皂吏别管有没有良心,统统是贪赃枉法甚至谋财害命,理应上榜。老版“榜单”后面是没有那句无罪也该杀,柏桦对这五类人的特点定义为“见多识广察言观色”,至于“坑蒙拐骗为非作歹谋财害命”自然是久而必生,因为他们有动机有条件有手段,最重要的是作恶隐蔽容易逃避法眼

http://kingyalove.com/chechuan/31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