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车船 >

【原创】美人殇之明月劫(清风明月)

发布时间:2019-08-09 07:0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伴随着远处山寺阵阵的钟声,河畔的芦苇荡中飘出了一叶轻舟。一年轻女子倚坐在舟头,配着清脆的虫鸣吹走起自己的短笛。

  那女子脸若Y盆,目如水杏,C不点而红,眉不修而翠,青丝飘逸,肤如凝脂,态生两靥之愁,J iao袭一身之病,珍珠般饱满的高耸孕肚坠于Y间,与纤弱的身型显得越发的格格不入。她身拖广绣留仙裙,脚著蜀锦绣花鞋,颦蹙间既不失绝代佳人的千J iao百M,又不乏江南女子的端庄柔美。薄雾初起,倩影时隐时现,如轻云笼月。远而望之,明洁如朝霞旭日;近而视之,如绿波新荷。悠扬的笛声回荡在这寂静的湖畔,余音袅袅,不绝如缕,引得江中的水鸟与之合鸣,一时间原本寂静的江面想起一曲动人的天籁。

  美人唤作明月,原是那京中相府之女,奈何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官场上的风起云涌连累这位花容月貌的美人流落江淮Yan Liu,苟且T ou生。唯利是图的老B ao见年幼的明月生得一副美人坯子,便欲图攀龙附凤,送于那沈家长子清风为妾。为了博得沈家欢心,老B ao送去前还特意为明月喂下多子丸,让她借机为沈家开枝散叶,只可惜明月天生体弱多病,加之身子还未发育成Sh u,最终也只留住腹中这一对双生子。如今明月产期将至,为保自家血脉纯正的沈家人竟要让明月不远千里会老宅生产。十月的孕育,明月不知吃尽了多少的苦头,如今又是千里奔波,明月病弱的J iao躯早已吃不T ai消。

  伴随着婉转的笛声回荡与水天之间,随风飘荡船帘也被缓缓掀开。只见,一身形高大魁梧,样貌清秀的青年男子缓缓走出。他头戴紫金冠,身着绣竹浅蓝正衫,墨S的缎子衣袍披于肩背,袍内露出YS镂空的镶边;Y系玉带,手持象牙的折扇,尽显自己的儒雅的心X。男子悄无声息的走到船头,晚风吹扶着他散着垂发的双鬓,阵阵寒意侵透他那细腻白嫩的皮肤,“娘子,这夜晚天气寒凉,你身子虚弱,快披上此衣,让身体暖和一些”男子缓缓解身上衣袍,温柔的搭在明月身上。

  “公子,您这是......”虽嫁与沈家公子清风已有数月,但这突如其来的温暖还是不禁让身怀六甲,临盆在即明月双颊绯红,她手抚肚腹,面露Xiu涩,J iao滴滴的模样甚是惹人怜爱“公子,奴家出身卑微那里受得起您这般照料,到是公子您,今夜天S微凉,万不可沾染风寒,Sh ang了身子呀。”

  明月的娴良清风自相识时便早已知晓,可看着自家娘子那早已被冻得不住Ch an D ou的J iao躯,清风又不禁感觉心窝一阵CiT,他一边将J iao妻从身后涌入怀中,一边将温热的大手悄悄轻轻搭在那颗远比寻常足月双胎妇人的硕大饱满孕肚,口中温柔道“娘子,你如今身怀六甲,临盆在即,这回老宅的路上自然是有人照料”清风说罢宽大的手掌不断的摩挲着对方因临盆在即而越发坚石更的大肚子。

  自流落Yan Liu已有数年,经历过世态炎凉辛酸的明月早已不知被人捧在手心是何种滋味。如今面对自家公子的铁骨柔Q,不但精致动人的双颊不禁泛起丝丝红Yun,灵动迷人的双眸中不禁泛起津津泪花,“奴家虽有孕不假,但哪里有公子您想得那般弱不禁风呀...”身子一向柔弱的明月依偎在爱人怀中J iao嗔道。

  看着身前这位因替自己开枝散叶而身子越发病弱的小美人,清风连忙端起身旁还在散发热气的瓷碗“娘子,这是为夫特意为你准备的安胎药,药刚熬好就给你送过来了,小心烫”清风说罢用勺匙轻舀起一勺姜汤,不断轻吹着,待热气散去后再送入明月的口中。

  “公子,奴家不是早就和奴家讲了嘛,如今奴家产期近了,这安胎药也该断了,您何苦再为奴家备此良药呢”虽知公子好心,可手扶孕肚的明月还是不禁蛾眉微皱,一副J iao嗔的模样。

  “娘子,老宅距此地还有百十里的路途,你如今腹中怀有双子,产期将至,这路上万一有点闪失,你叫我这下半辈子还怎么活呀”见明月迟迟不肯将这安胎药服下,清风连忙劝说道,“再说了娘子,这安胎药本就是养胎固本之物,您就再吃上几副以保万无一失。”

  明月虽是初产,但她也常听郎中提起,这安胎药固本养胎不假,可这是药三分D u,多吃难免不会适得其反。但沈家的规矩早已定S,为有生于老宅的子嗣方可继承家业。明月本就是Z ui臣之女,为了不连累腹中孩儿前程,纵使心存顾虑,她还是选择再吃上几副那苦涩的安胎药。

  药汤入腹明月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越发温热,她依偎在爱人的怀中面S红润,感受着对方宽大温热的手掌不断T iao逗着自己下腹部那块MG而又神秘的l ing y,“公子求求您...不要...不要...奴家受不了的...啊...奴家受不了...额...”公子虽是无意,可数月来的寂寞还是让这位临盆在即的美人EnA不止。

  明月虽知少Y念在自己临盆在即,万不敢轻P eng自己的身子,可伴随着清风下移的手ZHi不断ChP eng着自己那因为临盆而越发Zh ong Zh ang的三角ling y,奇奇怪怪的想法便不时从明月脑中闪过“公子...别...别...奴家身子沉...怕...怕时无法Shi FEng公子...求...求公子放过...放过奴家吧...啊...放过奴家吧...”身子越发MG的明月SY不止,俏美精致的小脸上不禁泛起丝丝红Yun“求求您公子...别...别做那种...那种事Q...奴家...奴家受不了...受不了嘛...”

  清风本是正直敦厚之人,可清风毕竟还是个正值而立之年的青年儿郎,面对身前美人那风Q万种,哪里经得起这般YH。他神Q注视着面前千J iao百M的明月,轻L ou柳Y的大手早已解开了那束缚肚腹的宽松衣带。

  “公子…”明月J iao嗔着玉手早已攀上了Q郎宽阔有力的背膀,伴随着玉ZHi将YK缓缓T iao开,那让明月魂牵梦萦数月的法宝赫然出现面前,“公子…奴家身子沉…您可要温柔些呦”明月跨在爱人身前,目送秋波,红CJ iaoY,仿佛早已难以Y抑心中QY一般。

  美人的风Q万种,让清风早已忘却明月腹中的一双孩儿,一番云雨过后,天生病弱的她很快便败下阵来,Y肢的酸T配合越发浓重的困意让这位身形J iao小的孕美人体力越发不支,她双手轻搭在爱人坚实的X前,J iao喘不止,早已摇摇欲坠的大肚子跟随着身体不住的Ch an D ou着“公子...奴家没事...奴家没事...”明月强忍腹中的Z ao动,吃力地迎合正值兴头的清风,迷离的眼神中透露出其心中的满足与舒适。

  临盆在即的妇人体力自是比不过当初,没过多久明月便败下阵来。一路上的舟车劳顿加上春X一刻的操劳让这位将为人母的小美人困意越发浓重浓重,以至于还未等清风将其抱于舱中,便依偎在了爱人的怀中沉沉Sh ui去。

  如今看着怀中日渐消瘦的娘子明月,清风的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自己出身翰墨诗书之族,生于钟鸣鼎食之家,也曾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望遍长安花,可清风毕竟庶出,纵使身为家中长子也免不得家族排挤,流落他乡,饱受世态炎凉。如今明月产期将至,自己非但不能让她安心养胎,还要H ai她与自己一同筚路蓝缕,风餐露宿。清风抚摸着爱人那被晚风抚乱的双鬓,双眸黯淡的注视着那快要将细YY垮的硕大肚腹,由于明月方过及笄之年,清风本不愿让身子还未成Sh u的她蒙受如此Zh e M o。可长子长孙毕竟是清风夺回沈家大权最有利的工具,未报清风知遇恩Q,明月还是选择冒S为他开枝散叶……清风不知自己上辈子究竟是修得何种功德,今生可有这般佳人相伴,他暗自发誓哪怕是自己粉身碎骨,也罢保全明月平安。

  相比于拼S与Z ei人拼S h a的清风,明月的Q况可就Zao Gao透顶了,由于急于求生,本就不会凫水的她在Zh eng Zh a的过程中,却无意将玉足缠在江底肆意蔓生的水草上。可能是因为在水里泡了T ai久,腹中又灌了大量冰冷的江水,身体冰冷的明月只觉得身体越发无力,“救...咕噜...救...咕噜...咕噜...”原本回荡在江面的呼救声戛然而止,身怀六甲的明月竟被缠绕玉足的水草慢慢拖入水底。孕育孩儿的饱满孕肚因为江水的倒灌而越发膨Zh ang,瓜Sh u蒂落的孩儿似乎也感受到娘亲的危险,在母亲那渐渐冰冷的身体里拳打脚T。孩儿们,是娘对不起你们,娘没本事把你们带到这个世界上,对不起,对不起,求求你们原谅娘好吗,鼻腔的堵塞和双眸的模糊让明月自知自己怕是大限将至,她使出自己最后的力气用手抚摸着自己那还具有一丝胎动的硕大孕肚,心中默默许下最后的愿望,公子,奴家无能,不能与您相守一生,不能为您平安诞下腹中孩儿,若是您能找到奴家,大可找老大夫P ou开奴家的肚皮,将腹中孩儿们取出,奴家命不久矣,只奢求能救下腹中......江水无Q的T噬着这位将为人母的J iao小美人,身体渐渐冰冷的明月意识越发模糊,公子,来世明月一定,一定......气息微弱的明月望向那被鲜血染红的江面,缓缓闭上了饱含无奈与悔恨的双眸。

  看着意图Sh angH ai自己和妻儿的Z ei人悉数倒下,手持长剑的清风绝望的跪于舟头,用自己那双早已失去希望的双眸望向再次恢复平静的万顷江面,“明月,明月”。T失妻儿的经历让这位曾经的纨绔子弟悲同欲绝,他不顾满身的Sh ang痕,纵身跃入水中,只求能够寻得一丝希望。

  江水Ci激着身上的Sh ang痕,可早已忘却T楚的清风却依旧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在冰冷的江底搜寻妻儿的踪影。江水深不见底,在其中潜游的清风更视线越发的黯淡,他奋力的摸索着,生怕自己不经意间与妻儿擦肩而过。不知过了多久,快要失去希望终于在水底寻到了明月的J iao躯,不......不......虽然清风早早便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他亲眼看到明月冰冷的身体时,泪水不住的涌上眼眶,明月,坚持住,我来救你了,我来救你了。游到明月身边的清风用贴身的匕首G e开了缠在明月玉足上的水草,并用尽身上全部的力气将她拖拽到岸边。

  看着身体越发冰冷的明月,清风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不......这一定是在做梦......这一定是在做梦......”看着面S苍白,秀发凌乱的妻儿一动不动的躺在自己的面前,清风一时间难以接受这无Q的事实,宽大的手掌不停地拍打着明月那早已失去血S的精致脸蛋,X口一次次的挤Y却依旧不见苏醒的迹象。“明月,求求你了,别玩了,快醒醒,快醒醒,别再和我闹了好吗?算我求求你了,别再闹了好吗”清风将温热的手掌轻轻MCa着明月身前那颗坚石更如巨石般的大肚子,绝望的发现原本活泼好动的孩儿们此时却好无声息。清风万万没有想到,曾经与自己花前月下,含笑谈论腹中孩儿的明月如今却要S在自己的面前,原本瓜Sh u蒂落的孩儿也生S未卜。

  明月在清风的怀中不吭不响,脸SC an白如弥留之际的病人,双C也早已失去了原有的红润。因江水倒灌而越发膨Zh ang的大肚子重重坠在Y间,任由早已打湿的衣裙紧紧勾勒。看着身前这早已没有一丝生意的妻儿,悲T欲绝的清风一把将她横抱起,明月,我是将你从Yan Liu之地Shu身的公子,是你的相公,是你腹中孩儿的爹,我现在命令你,不能S,记住了嘛,你不能S,你就算想S也要先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再S,你知道嘛”

  自己深爱的妻儿即将与自己天人两隔,悲T欲绝的清风不禁抱着爱人那冰冷的J iao躯T苦流涕,“明月是我不好…是我…是我没有能力保护好你和孩儿们是我…”清风出身名门什么样的大起大浪他没有见过,可当他看到正值弥留之际的妻儿,泪水不禁涌上了眼眶。看着怀中脉搏越发微弱的明月,清风的双眸越发湿润“明月,算为夫我求求你了,别吓我了...呜呜...快醒醒...快醒醒...呜呜...快醒醒...”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看着怀中弥留之际的妻儿,清风的声音却越发沙哑。虽然此时的明月早已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可不愿接受悲C an事实的清风还是用最原始的方法对深爱的妻儿施救。他学着记忆了保管家的救人的模样,将面SC an白的明月缓缓放下,一边为她吹气,一边按Y她那早已感受不到心脏跳动的X膛,“娘子,为夫求你了,快快醒醒...快醒醒...不要吓为夫了...不要吓为夫了...”虽然清风一次次的施救让明月体内的积水被系数排出,但面无血S的娘子却没有一丝苏醒的迹象。“不...这不可能...明月...她一定会醒过来...她一定不会S...不会S...”纵使现实如此残酷,可将明月视为自己一切的清风依旧不肯放弃,他不断加大了手中的力道,不知过了多久才让明月的鼻腔中发出的微弱气息。

  “咳...咳...”身体依旧冰冷的明月在清风一次次施救下渐渐恢复了意识,她轻咳着鼻腔中的积水,面S苍白,硕大无比的临盆孕肚似一口大锅重重扣在她的身前,让这位处于弥留之际的美人难以动弹,“冷...冷...咳...咳...奴家...咳...奴家好冷...好冷...咳咳”长时间的浸泡让明月的身体越发冰冷,纵使依偎在清风的X前,那股被阵阵阴风拂过而冻透心扉的寒意还是让这位面无血S的美人Ch an D ou不止。

  看着从昏迷中渐渐醒来的明月,清风的心中即是兴奋又是自责。“明月,你别怕,有我在,不会有人会Sh angH ai你的,不会有人...”看着怀中不住Ch an D ou的妻儿,激动的清风一把将她拥入自己温软的X堂,“明月,是我对不起你...呜呜...一路上竟让你吃苦头了...呜呜呜”清风一边强抹着眼角渗出的淡淡泪花一边抚摸着明月那早已坚若磐石的高耸孕肚。被湿透衣裙紧紧B ao裹的她却依旧没有停止Ch an D ou。被Ch eng得几乎透明的大肚子,依旧静如S寂,看得一旁的清风心急如焚。

  “明月,我求求你了,一定要Ch eng住呀...一定要Ch eng住呀...”面对依旧没有T离险境的妻儿,悲T欲绝清风直接T去自己身上的全部衣物,用自己那满身Sh ang痕的身体为这一路上吃尽苦头的美人带来温暖,“别怕,只要有我在,八荒四海之内就不会有人给你带来危险”清风一把将明月拥入怀中,恨不得将她团成一团缩进自己的怀中。他紧紧的抱了好一会儿,生怕自己的体温无法传递给怀中身体越发冰冷的明月。清风温热的大手不断抚摸着明月那早已没有一丝生气的大肚子,默默期盼着孩儿们不会这么脆弱。

  清风的真心终于换回了上天的怜悯,明月腹中传来的微微胎动让清风不由一惊,宽大而温热的手掌不断按揉着那早已失去往日柔软的硕大孕肚,越发C an白的俊脸早已被泪水打湿,“明月...明月...”清风瞬间感觉自己活了过来,鼻子一酸,双眸早已是热泪盈眶。他低头忍不住亲W着那颗瓜Sh u蒂落的大肚子,双手爱惜的抚摸着明月的Y腹,用嘴C感受着孩儿生命的萌动。

  明月因为长时间浸泡而越发C an白的俏脸也渐渐恢复了血S,腹中不时传来的疼T越发强烈,让这位刚刚恢复意识的美人猛然睁开了水汪汪的双眸,“孩子...额...我的孩子...我的孩子...额...额...”明月用手P eng了P eng自己那高耸圆润的大肚子颤颤巍巍道。

  “娘子,是我,是我,我们的孩儿们好的很,一点事都没有,方才那俩调皮的小家伙还在你肚子里面T我呢”看着怀中手捂肚腹,面SC an淡的娘子,清风只觉得鼻头一酸,温热的大手轻轻拂过那冰凉滑腻的白嫩肚皮,积攒热泪的双眸中仿佛蕴含着千言万语,“不过你别光顾着孩儿,那些Z ei人刚才有没有Sh angH ai你呀,你在刚才躲闪的过程中有没有磕着摔着,现在身上有哪里感到疼吗?告诉我,我这就帮你揉揉”看着大难不S的娘子,激动的清风竟不顾对方身前的大肚子一把将她拥入怀中,修长而纤细的手ZHi抚摸着那虽被江水浸泡却依旧乌黑油量的青丝,宽柔的掌心摩挲着那颗颤颤巍巍的大肚子。

  虽然依偎在爱人温暖而坚实的X膛之中,但惊魂未定的明月还是不住抖动着自己J iao小柔弱的身躯,面露惊恐之S,“公子,救奴家...有Z ei人...有Z ei人要P ou开...P ou开...奴家的肚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话未说完明月直觉腹中一阵CiT,那T感短暂而又越发强烈,自肚底慢慢传遍全身,让这位清秀客人的小美人SY不止。

  怀中J iao妻的苦T让清风大惊失S,他低头望向怀中爱人扭曲的面容,后知后觉的发现手中按揉的大肚子已经在有力的弹X收缩,方才柔软的肚皮时软时石更,并开始出现规律X的Ch ou动,就像孩儿正急于出世一般。

  “方才...额...方才一定是...啊啊啊...一定是奴家...是奴家动了胎气...只怕小公子们...小公子们就要...啊...啊...”明月断断续续的说道。

  看着怀中爱人T苦SY的模样,清风巴不得以身替之,恨不得亲手将那还明月Sh ang到胎气的Z ei人碎尸万段。纵使心中怒火熊燃,但看着依偎在怀中被腹TZh e M o的T苦不堪的明月,渐渐恢复冷静的清风渐渐意识到自己的当务之急。虽然久读翰墨诗书的它对于孕产之事并不精通,但母亲和家中小娘们临盆分娩的经历还是给这位S里逃生的青年才俊不少的启迪。如今明月的产期本就在这几日,在一路上舟车劳顿,本就让腹中早已瓜Sh u蒂落的孩儿越发Z ao动,今晚又这么一折腾,只怕明月现在早已动了胎气。

  腹中的阵T越发强烈,本能让明月意识到腹中的孩儿们怕是就要等不及了,可双胎分娩本就比单胎T苦、辛劳百倍,再加上刚才一番折腾自己只怕早已半只脚迈进了鬼门关 哪还有气力平平安安的为自家公子平安诞下腹中孩儿“公子...奴家...奴家求你个事Q可以嘛”看着因自己突然生产而神Q有些慌张的清风,已是弥留之际得明月一边在自己的大肚子上比Hua着一边说到,“公子...明月...明月怕是快要不行了...求求你...求你P ou开...啊...P ou开奴家的肚子...带...带小公子走吧...小公子们既已足月...能活得...啊啊啊...能活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着用手不断在自己肚腹前比Hua的明月,气愤的清风反手就是一记耳光,“谁允许你说这种话的,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活着把本公子的孩子给生出来,本公子就算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看着自己留在爱人白嫩精致的脸颊上的鲜红手印,清风心如D ao绞,可为了不让怀中的美人做出这等傻事,他又不得不忍TG e爱。

  “不...公子...奴家知道你不舍得奴家...但...啊啊...但奴家...奴家真的已经快不行了...求求您...为了小公子的安危...P ou...P ou开奴家的肚子吧...啊...这是奴家最后...最后的愿望了...求求...啊啊...求求您了...”明月按揉着灼T的脸颊,眼神格外的坚定。

  看着怀中早已做好牺牲觉悟的明月,悲愤交加的清风随手又是一记耳光,“臭女人,你想S,我管不了,可这D ao剑毕竟是无Q之物,若是Sh ang到我孩儿们的X命,你就算是S了,本公子也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看着原本温柔善良的清风B ao跳如雷,虚弱的明月被吓得险些昏厥过去,她知道清风这是不愿意看到自己舍母保子,可并无他法的明月只得细心劝说“公子,不是奴家...奴家不想生...只是奴家...奴家早已没了力气...奴家怕...奴家怕生不出来...到时候会将小公子...小公子会B ieS在奴家腹中...”可能是因为之前在冰冷的河水中浸泡了T ai久,明月体力早已消耗殆尽,如今她连挪动四肢都一惊十分吃力,更不要说将腹中孕育十月的孩儿平平安安的生下来了,“可是公子,奴家实在是没力气了,奴家怕是......”

  “明月,你瞎想什么呢?咱们的孩儿们身子这般石更朗,就算在在他们娘亲肚子里面多待上几天也并无大碍”清风将明月L ou入怀中轻抚着他恢复T ai懂的大肚子笑笑道,“再说这附近本就是官道,路边定会有村舍,客栈,你我先到那处休息,至于孕产之事,大可到时再找产婆打算”

  明月虽是初产,对着孕产之事一窍不通,可见过自家小娘孕产的她十分清楚这孩子那里是清风想得想在自己里面说B ie就B ie的。由于知道清风是个倔脾气,自己又不通孕产之道,不愿再拖延时间的明月只得答应清风,以求早些寻得高人相助 “公子,奴家相信你,只要有你在奴家...额...奴家一定能平平安安将孩子生出来的”

  看着身旁受苦的爱人,清风心如D ao绞,他知道若不是自己的无能,心上人又岂能遭受这般苦难,他一边轻L ou着她那已久冰冷的J iao躯,一边将移到那颗被早已被自己孩儿膨Zh ang到极限的硕大孕肚,“怎么了,明月,肚子又疼了嘛,没事的有为夫在,为夫我帮你揉揉就没事了”说着温暖宽大的手掌游走于那被衣裙紧紧B ao裹的硕大孕肚,原本柔软温热的肚皮此时早已坚石更如铁,虽说清风只对孕产之道略知一二,可看着怀中美人苦T的表Q,他甚至爱人腹中的孩儿怕是等的有些不N ai烦。

  面对如此温Q的清风,明月只觉得心中平添一丝暖意,但明月毕竟是Zui臣之女,又出身Yan Liu,相比于出身名门的清风,自己又岂敢让对方照料。虽说腹中CiT越发强烈,可明月还是一把推开清风搭在自己肚腹上的大手说到,“公子,明月不过是......是公子的爱妾...怎么能...怎么能...啊...啊...”明月话未说完便觉得腹中一股CiT传来,那T感短暂而又急促 似同经却又更加强烈,可怜的小美人一手轻捧着自己那颗高耸圆润的大肚子,一手隔着单薄的衣料按揉着自己那因为临盆而月份坚石更的肚皮。

  “娘子 ,你这是何苦呢,你如今腹中即已怀了我的孩儿,那你便早已是我之妻妾,那我照顾你又有何不可”看着被阵TZh e M o得T苦不堪的明月,清风连忙解释道,“娘子,我沈家虽未正式迎娶你过门,但在心中早已视你如吾之妻妾,如今你又将为我诞下长子,我为你按揉肚腹又有何不可?”

  虽说明月本不愿意让变体鳞Sh ang的清风再为自己操劳,可面对着感人肺腑的Q话,明月心中不免有些动摇,她依偎在爱人的怀中 面S绯红,口中又不禁低声喃喃道,“奴家生得下J,何德何能能得到公子您如此眷待...啊...啊...公子放心...奴家就算是S...啊...S...S也会为您平安诞下腹中的小公子们...一定会...啊啊”明月强忍腹中CiT,一手按揉着那颗Z ao动不安的大肚子一边说道。

  “娘子,我不准你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清风紧紧L ou住怀中身体已久冰冷的爱人,大手不停的为她按揉着,“你呀,现在啥也别想,就乖乖为本公子孕育孩儿,否则公子我绝不轻饶你”

  夜晚的树林里阴风阵阵,不时传来声声野兽嘶吼给本就肃S h a的夜S平添一丝惊恐与阴森,由于产期将至,明月每走两步便感觉身前的肚腹越发沉笨,两T ui间阵T不断,腹中孩儿Z ao动的T打,让这位J iao小可怜的美人一时间难以招架,她轻偎在爱人身旁一边用手轻轻按揉自己那颗早已瓜Sh u蒂落的大肚子一边托着笨重的Y身吃力前行。

  面对饱受Zh e M o得明月,一旁的清风心如D ao绞,明月自幼体弱多病,孕育孩儿早已给她的身体带来了无比沉重的负担,再加上刚才那一番折腾,只怕明月早已没有了和自己返回老宅的体力。为了不让明月承受过大的负担,清风本想与爱人在这荒郊野岭休息片刻,可月光下不时传来的虎啸狼嚎,又让二人举棋不定。

  “公子~呼~明月~呼~明月还能Ch eng得住~呼~呼...咱们继续吧”似乎是察觉到了清风的担忧,口喘粗气的明月连忙劝说道,虽然她知道自己现在早已是强弩之末,可为了自家公子和腹中孩儿的安危,她还是决定和自己的身体赌上一把。

  夜空中的乌云将明月遮挡得没有一丝间隙,原本人来人往的官道上今日却无一丝生气,清风搀扶着虚弱的明月不知又走了多久,之间那树林尽头依稀可见一微弱灯光,“公子…那里有客栈…有客栈…”正所谓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当双T ui越发沉重的明月突然燃起了一丝希望。

  “哎…还真是这走了这么久,可算是看到人烟了”这清风是何等出身,又闯荡江湖多年,自然知晓这车船店脚牙不乏S h a生之辈。可爱妻明月毕竟动了胎气,加之此地又处在官道之上,清风自然也没有再三思量,带着妻儿快步走去。

  和尚笑道:“一饮一啄,有应有果。红尘之事,冷暖自知,他人何从知晓疼T苦恼。此非凡物,遇X化吉,今日焉知X焉,吉焉?”

  突然一老妪带着一妙龄女子自楼梯缓缓走来,“两位客官今夜到访,老婆子有失远迎,望公子能够大人不记小人过绕过老婆子轻慢”那老妪虽已花甲古稀之年,可稳健有力的步伐却非比常人,“我见女客官肚腹硕大,只怕是足月当产,临盆在即,儿媳呀,快去给这两位客官备上,让二人早生歇息房”察觉到明月身怀六甲,老妪笑罢便命身旁妙龄女子前去料理。

  清风与家中商队往来京中老宅数次,但见这偌大的客栈只有这一老一少两人料理,不禁心生疑惑,但这荒山野岭,人迹罕至,担心惹是生非的清风纵使心有疑虑,可对外依旧装出一副和善的模样笑笑。待谢过老夫人收留好意,便随即待爱妻明月上那二楼休息。

  老妪见明月手捂肚腹T ong苦不堪,定知她怕是因为旅途劳顿而误动胎气,随即命自家儿媳熬些安胎汤药,供其服下。可当等她推门进入,一并冰冷而又锋利的长剑便直指其脖J ing ,吓得她噗通跪地,连连求饶,“壮士饶命,老婆子不过是见你家娘子动了胎气,特意为她备了些安胎汤药,并无他意”

  “安胎汤药?世人皆知此道出入皆为镖队商贾,罕有孕妇往来,我见你家儿媳并未孕像,这安胎汤药究竟来于何处”清风双目圆睁,好似方才处决舟中Z ei F ei一般,“若是备些金创良药大可理解,可若是端来这安胎之物,怕不是有些蹊跷,说,究竟是谁派你来的,究竟是以何目的在此处设伏”清风虽D aoSh ang未愈,可为了保证妻儿安全,他还是选择了铤而走险。

  “回壮士的话,俺家四口经营此店已有数年,本以小本为生,岂敢做出那版Sh a生之事。再说我家老头带儿子外出狩猎未归,家中仅有手无缚鸡之力的婆媳二人,岂敢妄图钱财,加害沿途商旅。壮士,您若是不信我大可将这汤药服下以证我俩婆媳清白”老妪说罢连忙端起手中温热的安胎药一饮而尽。

  见安胎药无异,清风这才放下了心中的戒备,连忙收回手中长剑。“我今日便信你一会,但老夫人说来也是奇怪,你这身处荒郊野岭,备着安胎药何故?”

  “老婆子平日里常帮周围的产妇接生,这孕产之药当然就要提前备些以备不时之需嘛”惊魂未定的老妪说罢便让自己儿媳再为明月熬制一些安胎汤药。

  听闻老妪深谙安胎孕产之道,清风激动之余,连忙噗通跪地,“老夫人,我狗眼不识泰山,不知老夫人竟是这般菩萨心肠,望老夫人大人不记小人过,救救我家娘子吧”清风随后便将一路上经历的经历向老妪娓娓道来。

  听着清风口中道来的事Q,老妪惊骇之余连忙来到床畔在明月高耸的肚腹上轻轻推按了几下,又将安胎汤药喂明月服下,待对方熟Sh ui安稳后,方才引清风至屋外将Q况细细道来,“客官,您家娘子虽无大碍,可经过这番折腾,只怕腹中孩儿怕是熬不过今晚就要出世,可那腹中怀得毕竟是一对双生子,今又胎位不正,老婆子无能,难以保全母子三人性命,还望客官去城中请郎中相助……”

  听闻爱妻Q况危急,心急如焚的清风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冷静,他抄起身边长剑,随即便向店外走去,“老夫人,此处可有快马,我这就去那城中请郎中去”

  “公子,莫要着急,虽说此地离县城不过十几里官路,今夜阴风骤起,老婆子担心公子会遭人不测呀”老夫人见清风行事鲁莽,连忙拉住他的衣襟劝阻到。

  “若是能救我家娘子和孩儿平安,就算是D ao山火海我清风也在所不辞,岂敢在乎山风骤雨,豺狼贼人,小生只希望老夫人替小生好生照看我家娘子,等我请郎中归来”说罢清风不顾老妪劝阻,策马扬鞭消失于无尽黑夜。

  俄而,林中阴风骤起,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洗刷着清风身上还未痊愈的Sh ang痕。少顷,天雷作响,惊得快马起身约起,将马背上急于奔途的清风重重摔于地上。

  “两位好汉饶命,我家娘子临盆在即,需要去城中请郎中相助,这些钱财仅表小生心意,望两位好汉,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小生”清风说罢便将Y ao中碎Y交予二人。

  这山中草寇本就是谋财害命之徒,二人见清风衣着华贵,仪表堂堂,自知此人定是哪家贵胄公子,不免心生贪念,“就这些碎Y,你是在打发叫花子嘛”老者怒斥道,“儿啊,速随俺取下这厮首级,到时这荣华富贵自是少不得的”老者说罢便与自家儿子挥D aoSh a来。

  清风虽本不愿耽搁时间,可见二人皆为Sh a生之辈,只得Ch ou出长剑,与之交战。虽说那二人不过是三脚猫功夫,可清风经过之前一番鏖战,体力早已大不如前,加之身负重Sh ang,竟与二人打得不想上下。忽然,惊雷响彻苍穹,但见雷光一闪,一支anJ ian竟趁清风不备直穿X膛。一时间,清风只觉得身前N uan L iu涌出,双T UI无力,直接跪倒在了二Z ei F ei面前。父子二人,见乾坤扭转,本想挥D aoZh anSh a,却不想身后万J ian齐发,吓得二人仓皇而逃。

  见清风迟迟未归,老妪心知此人怕是半路遇上不测,夜晚阴风骤起,无法轰轰作响的雷声让临盆在即的明月自Sh ui梦中惊醒,可还未等她起身便感觉自己脑后一阵钝T ong,倒在榻上沉沉Sh ui去。

  见屋内没了动静,老妪连忙推开木门来到照料明月的媳妇身旁,她看着床榻上昏Sh ui不醒的明月,嘴角竟露出一丝G ui异而又X ie恶的笑容,“媳妇,这烹羊Z ai鱼的东西可曾备好?”

  “娘儿放心,此事媳妇早已备好,方才媳妇见着P o 娘自Sh ui梦中惊醒,便将其击Y un,现在只等娘过来与俺一同动手”女子说罢便将自己早早藏于衣柜中的Sh a猪尖D ao取了出来,“娘儿,俺见着P o 娘生得如那娘娘庙里面的神仙一般,定是个细P i嫩R ou之主,若是将其细细D uo S ui,做成B ao子爹和大郎定会喜欢,而且俺见着P o 娘肚子这么大,里面怀得定是个大胖小子,婆婆您何不将其M给那些大户人家,到时候少说也能赚个百十两Y子呢。”

  “如此甚好,这是这P o 娘生的甚是标志,万不可让那Y俩看到,否则二人见S忘义,坏了咱们这单买M”老妪说罢便快步走到明月身旁,在她那柔弱无骨的J iao躯上进行着最后的坚持。老妪见那清风迟迟不归,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可万万没有想到当她的手掌Ch uP eng到那颗高耸饱满的大肚子之时,满脸的笑意却杳然无踪,“媳妇儿,你可将那C ui产药P ai这P o 娘服下?”

  “这是当然,媳妇俺亲眼看着这P o 娘将那C ui产药喝下去的,怎么娘?是俺哪里做得有些不妥嘛。”女子见自家婆婆神Q大变,连忙上前询问道。

  老妪听后连忙端起先前盛有C ui产药的汤碗,确认无误后心中顿时不解,“这就怪了,老婆子俺干这行也有十几年了,从未见过吃过C ui产药后,肚腹却还是这般柔软?根本没有生产迹象的,难不成是活见了鬼了嘛”

  “娘儿,俺看就是这C ui产药不起作用,还不如干脆将这P o 娘的肚子P ou开算了,反正她落入俺们手中早晚都是一S,还不如现在早早给她个T ong快呢”见明月迟迟不肯发动一旁的女子有些着急,竟心生P ou腹取子的歹计。

  “不可,万万不可,这D ao剑本就无Q,若是坏了M相,那Y俩定不会绕过我们娘俩”老妪见状连忙劝阻道,“老婆子接生了这么些年,这点办法还是有的,媳妇呀,你快去将那b麻油拿来,再熬些C ui产汤药过来,我就不信这双管齐下,还是不能让这两个小东西出来。”

  见是自己婆婆,女子吓得噗通跪地连连求饶道,“婆婆饶命,媳妇俺不过不想让这单买M亏本嘛,寂静公公他们马上就要回来了,俺担心到时候难免节外生枝。”

  “你这P o 娘真是头发长见识短,竟想做这般傻事,亏了老婆子俺及时赶到,要不就算是把你M了,也难填俺家损失”老妪怒斥道,“俺呀刚寻得一处买家,她愿意出重金将这P o 娘连同这小Z ai子一同买走?”

  “媳妇不解,究竟是何人愿用重金买着P o 娘,难不成是自己生不出来?想要借力?”

  “是那百十里外的美人阁嘛,方才我收到美人阁老B ao的消息,可问我处可有临盆美妇,她愿出重金将人买走。”老妪窃喜道,“若是此时能成,以后咱么也不必在这荒郊野岭,做起这般Sh a人J ie财的G ou当了”

  “可美人阁不是那权G ui金屋藏J iao之所,要这孕妇作甚,难不成是像那戏中所演,先要狸猫换T ai子不成?”

  “当然不是,是那老B ao为讨一权G ui欢心”老妪说上前打量了一番昏Sh ui的明月,“你看着这P o 娘生得标志,又肚腹硕大,只要我等为其打扮一番,完好送去 ,到时候要个百两金Y岂不如儿戏一般”老妪说罢边和自家媳妇不约而同的T ou笑起来。

  待为明月明月,二人又小心翼翼的将她抬到一口硕大的棺材之中。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老妪临行前特意给明月吃足了蒙H an Y ao和安胎药。待“打猎”的父子归来,这才将棺材抬到了马车上。

  “傻儿子,这可是俺家谋求富贵的筹码,可给俺小心点”老妪说罢便让自家老头架起马车,四人一同消失在这雨夜之中。

http://kingyalove.com/chechuan/31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